徐少逼婚之步步謀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年十一月初,徐落微因演出繁忙隱有小產跡象。

  </p>

  葉知秋與徐啟政連夜趕回首都。

  </p>

  此后,她在醫院住了長達半月之久。

  </p>

  那半月,身為弟弟的徐紹寒自然是要去看望的,臨出門時,小姑娘念叨著要同行。

  </p>

  徐紹寒看了眼安隅,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見。

  </p>

  此時的徐非晚并不知曉自家母親跟奶奶的那些恩怨情仇。

  </p>

  眼巴巴的望著母親,且還撒著嬌。

  </p>

  這年、劉欽被徐君珩委以重任,有提拔妹夫之意,再來,首都也需要立根基。

  </p>

  這年十二月,安隅見劉欽是在醫院附近的一個超市。

  </p>

  安隅之所以在,是因宋棠住附近。

  </p>

  而劉欽之所以在,是因徐落微在附近住院。

  </p>

  大抵是徐落微同他講了那些事情。

  </p>

  所以二人只是簡單的點頭問好,并無其他。

  </p>

  安隅跟徐家人,并不算親近,,所以對這個女婿似乎也無多大感覺。

  </p>

  劉欽調回首都之后,與徐落微有一段長大許久的磨合期,大抵是專屬于新婚夫妻的那種磨合。

  </p>

  就與她當時和徐紹寒那般。

  </p>

  吵吵鬧鬧,鬧鬧吵吵。

  </p>

  她尤為記得某天夜里,迷迷糊糊間,徐紹寒電話響起,來自劉欽,那側,男人話語焦急,,只道二人吵架徐落微跑出去了。

  </p>

  那夜、徐紹寒立馬翻身而起,抄了衣服就出去了。

  </p>

  動作及其干脆利落。

  </p>

  這年一月,首都大雨傾盆,氣溫逐漸降低,徐非晚在學校惹了感冒回來,且傳給了安隅。

  </p>

  徐紹寒眼見自家女兒擤鼻涕擤了許多天,來來去去不見好時,安隅又開始了。

  </p>

  于是、他每日歸家總能聽見咳嗽與擤鼻涕聲,起初還好,越到后面這人面色越是難看。

  </p>

  那日晚間,徐君珩驅車前來,大抵是剛剛忙完,總統府工裝未脫。

  </p>

  小姑娘見了人,一聲大伯喊得甜膩膩的。

  </p>

  徐君珩為何而來?

  </p>

  徐紹寒數小時前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將人接走。

  </p>

  接誰、不必言明。

  </p>

  這年一月初,安隅感冒未愈,接到來自安鴻的電話,告知近日出差首都,可見一見。

  </p>

  那日午后,安隅赴宴,臨出門前徐先生往她包里都塞了兩包紙巾,且還讓她喝了感冒藥在出門。

  </p>

  安隅看著他像照顧女兒似的照顧自己,只覺得心里軟的一塌糊涂。

  </p>

  臨出門前,抱了抱自家先生。

  </p>

  一月初,寒霜落盡。

  </p>

  安隅上次與安鴻會面,是在許久之前。

  </p>

  這日相見,他并非孤身一人。

  </p>

  身旁,跟了一女子,亞洲面孔,不相熟、

  </p>

  安隅側眸望向他,嘴角牽著淡淡笑顏,只聽他道:“我妻子。”

  </p>

  妻子二字,從某種方面上足以證明這是一段國家認可的關系。

  </p>

  法律上認同的。

  </p>

  安隅笑道:“沒來得及準備見面禮。”

  </p>

  “不來這一套,正好出差。過來跟你一起吃個飯。”

  </p>

  這年,安鴻為人夫,二人匆匆見過一面。

  </p>

  一月底、安隅偶然間聽聞趙書顏去世的消息,且是他殺,當眾人極其震驚的談論著曾經高高在上的市長之女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時,話語間隱著半分同情。

  </p>

  而安隅呢?

  </p>

  倚在窗邊,端著杯子不淺不淡的喝著水。

  </p>

  只道,活的夠長久了。

  </p>

  人生在世,德行如果跟能力不匹配,必死無疑。

  </p>

  趙書顏被家暴而亡,盡管這段婚姻生活中,趙景堯時常從中救濟她,更甚是警告她的丈夫且還與之動過手,都無用。

  </p>

  沒有什么能阻止的了一個暴虐成性的人,,爛泥永遠都扶不上墻,吸血鬼永遠都不會滿足。

  </p>

  人人都說到三十歲的女人應當學會與這個世界和解,可這點,在安隅這里不慎管用。

  </p>

  和解?

  </p>

  她的人生不存在和解一說,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不存在和解。

  </p>

  趙書顏去世之后,趙波大病了一場,緊接著,在次月,他給總統府遞交了早退的申請。

  </p>

  此時的他,在痛失愛女之后已經不想,也不需要在往上爬了。

  </p>

  沒了子孫后代來享福,你站的越高又能如何?

  </p>

  而胡穗,因著這些年一直在趙波身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即便是趙波退了,她依舊能享受到趙波帶給她的榮華富貴,至于趙書顏那么一個死人,早已不能在威脅她半分。

  </p>

  行至年底,徐紹寒忙于商會,宴席中,安隅著一身深藍色綢緞旗袍出場,

  </p>

  挽著他的臂彎游走于宴會廳中。

  </p>

  這個城市中,有那么一撥人屹立不倒,亦有那么一撥人早已更新換代。

  </p>

  這年底,安隅上了頭版頭條,新聞版面上描寫著她如何風華絕代婀娜多姿,那儀態,不輸前國母。

  </p>

  這年二月十二日,傳統的春節,徐紹寒此前提議帶著孩子回總統府,安隅無意見。

  </p>

  春節,葉知秋與徐啟政歸來,連帶著徐落微與劉欽,如此景象,安隅嫁給徐紹寒之后頭一次見。

  </p>

  葉知秋似是很喜歡非晚,徐非晚對于這個不常見的爺爺奶奶也是頗為好奇。

  </p>

  自然,有人陪玩,她很高興。

  </p>

  安隅與葉知秋握手言和了嗎?

  </p>

  并沒有。

  </p>

  她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在為了徐紹寒考慮、

  </p>

  這世間,她可以不顧所有人的感受,但不能不顧及自家丈夫跟女兒的感受。

  </p>

  做人,應當常懷感恩之情。

  </p>

  她對徐紹寒,應該抱有這種情感。

  </p>

  這年初七,徐先生外出拜訪長輩,安隅帶著女兒里里外外的沒忙碌著。

  </p>

  期間,女兒似是想起什么,牽著安隅的手緩緩的推開了徐紹寒書房里的門,里面有一個小小的隔間。

  </p>

  隔間里,擺放著許許多多的關于這段婚姻的東西,更甚是、放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徐少逼婚之步步謀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豪門神婿林浩只為原作者李不言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李不言并收藏徐少逼婚之步步謀心最新章節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真准网